激情影院,黄色成人电影,日本成人电影,成人电影,伦理电影,伦理小说,伦理文学,偷拍自拍,成人图

【去年夏天】(修改)【作者:glb】

字数:634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波音747呼啸着沉稳地载着数百名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们升上蓝天。冲出云端后机舱外白的刺眼。贺兰拉下遮光板,迷上眼睛假寐。

  机组小姐开始来去忙碌起来。

  身后有几个北方口音的人在议论着美国911,已经过去了近一年的事件依然为普通人津津乐道,只是在机上聊这事好象有点……

  蹙眉稍稍有点别扭,努力不让耳朵去搜集那些议论的声音,开始想下面的那两个人,他们该离开机场在回程的高速上了吧,想到他们两个她抿嘴笑了,不再觉得旁边的议论声音刺耳,脑海里逐渐只有他们两个——她的丈夫易文和亮。
  亮目前是文的搭档。

  他比文早两年到南方这座城市。易文来到这里是在他竭力鼓噪之下才下的决心来到这片所谓的创业乐土。

  那时文已在这座城市有了自己的一片小天地。

  思绪翻飞着,贺兰逐渐真的缓缓进入轻眠中。

  贺兰被空姐职业性的轻喃唤醒,她微笑着朝她摇了摇头拒绝了空姐提供的茶水,机上她绝不能进食,哪怕是一小杯水。

  可惜亮的辉煌很短暂,易文过来没多久,他就阴沟里翻了船,亮一直这么自嘲自己,原本以为易文过来自己可以给予不小的帮助,不想易文刚踏上这片土地的时候自己却已经焦头烂额。他被香港一个有预谋的团伙弄走了几百万,那是一个很有组织性的诈骗团伙,专门针对内地中小公司下手。

  两年来亮一直在为这事奔波。

  直到不久前通过一个确实有点来头的官二代,事情才有了眉目,但追回来的财物不足原值四分之一,如果要是算上这两年为这事耗费的精力物力,绝对算是一场赔本的纠葛。

  但亮很高兴,能让那伙人有两个进了警察局,出了胸中的恶气。值!这种爽直的性格也不错,一切从来的豪气起码不至于因这场磨难一下子摧毁男人的锐气,以及,后来的家庭婚姻事由,都没有让他精神萎靡,在这里越战越勇是必须的,他常夸张地鼓励自己和易文,确实,要在这里立足,没有超人的坚持就如其他飞来飞去的候鸟一样或许早就在这里消失了,贺兰觉得这种性格很男人,起码他这样也能让她对和他一起闯荡的老公也放心一些,平时电话里饱一顿饥一顿的工作节奏常让她忍不住眼眶翻红忍不住要老公打退堂鼓回家。

  想起亮,贺兰脸上更热了。

  就刚才在候机室,文去给她签票时,他附在她耳后轻轻的:「要不我去买张票陪你回去!」

  好啊!贺兰嗔怪地笑低声笑道:「不做事啦?」脸上泛起一片红晕。

  「让你老公放几天假嘛!现在他是老板,我在给他打工。」

  亮坏笑着歪开脑袋看了远远值机台的易文一眼。

  「去去,两个坏蛋」她抿嘴狠狠地瞪他一眼。

  「陪我回去,没安好心?」她斜睨他一眼压低声音:「还在想什么呢?」说着不禁自觉言语太过了些,转过脸不敢看他。

  贺兰作为一个女人的此种言语举动对男人而言绝对是风情万丈,使人心旌摇曳轻颤的,亮几乎有些把持不住地恶狠狠地目光狂热地直视着她「咬你两口。」
  「来啊来啊」贺兰红着脸低低吃吃笑着躲避开他灼热的目光,脸红扑扑地别有风情。

  机场人流攒动,身边人流络绎不绝各自忙碌,想必不会有人想得到有这样的一对身边的男女在这般轻佻这般。这时文过来了。「好了,抓紧时间进去吧!」
  贺兰目光迷离地斜睨着亮:「我告诉我老公!」

  亮坏笑着去推着行李转了个圈。

  「告诉我甚么?」文有点不解,继而有些感觉到什么事,压低声音悄声地:「色胆包天,大众广庭下敢打情骂俏!好像自己带了牌照」

  贺兰几乎笑倒撇脸捂嘴。

  进安检了,她停下来,目视着眼前的两个男人,真有些不舍,眼圈红了,扑到文身上,喃喃地;谢谢你,老公!

  「看看!还象个孩子。到了家抓紧把儿子的幼儿园落实好,别耽误了」这其实算是多余的嘱咐了,老婆都是系统内的人,自己孩子的上学读书怎么也不会有什么的。

  她点点头。向着亮:「保重!你两都是,替我照顾好他」

  亮伸出手将她的手紧紧攥在手掌中,用力捏揉。

  最后轻攥一把她双肩;一路平安!

  贺兰闭目畅想着南下的这近两月的时光,浑身燥热起来……

  两个月前过来那天也发生了和911一样不同寻常的事:晚上下飞机时正好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宣布2008年的奥运会将在北京举行,这座南方的新兴大都市虽不象北京人那样兴喜若狂但气氛也让刚下机的贺兰感觉到连空气都热气腾腾的。

  易文开着辆捷达来接贺兰,出停车场在车流中穿梭的时候他指着目不暇给的BBA名车说老婆:有一天我会开着那样的车来接你。

  嗯,我信,贺兰柔声地抿嘴一笑。

  易文伸过胳膊握住她的手,快半年没见了,贺兰稍稍有点生疏想把手抽回来,但被他紧紧攥住。

  想我了吗?易文问。

  没有啊!她故意说,眼睛忽然有点迷糊,眼眶泛红,看着他。

  哈,眼睛红了,让老公瞧瞧!

  他探过身子伸手过来,顺着她的大腿滑上去,贺兰一颤。

  喃喃地:当心开车。

  文很坚决地将手放在那。此时车已驶上高速车道。贺兰不敢再挣扎,易文进一步地侵略进去。

  洪水泛滥了,调笑道。将手沿她的内裤边缘侵袭进去……贺兰不觉地呻吟起来,她的湿润全暴露在文灵活的指间。

  可惜,很快车进入市区,易文恋恋不舍地将手抽回来。

  亮原本要一起来接你的。后来有一个应酬要我俩去,只好他一人代劳了,文说。

  可怜的贺兰还没从刚才的刺激中回过神刚刚被撩拨起来,脸红耳赤地咬住牙关。

  好在,公寓很快到了。

  一进屋文就被贺兰缠住了……

  两人拥在一起,所有的渴望无需再掩饰,浅灰色的短外套被文扒开,撕扯中一对膨隆的乳房坦荡在空气中,易文轻轻一推贺兰赤裸裸如雪的身体落在床上,她欲支撑起上身吻向几月不曾亲近的热唇,但是文已象山一般向她压来,他的迅猛使她猝不及防,也慰藉了她的渴望,她喘息着张开双腿直接将他纳入…

  …当火烫的阳物窜进体内时贺兰竟然整个下身抽拺起来,然而意想不到的是还不待怒涨的器具发威,易文却已经怒吼着爆发了……痴狂中的贺兰即刻觉察到了喷涌而至的灼热,讨厌哦,贺兰瞪大眼睛狠狠地捶打着仍在哆縮不已的易文,而后又忍不住吃吃地笑个不停,双乳似一对小白兔似的颤动着:怎么会这样?她惊奇地忍不住笑。

  咳,咳,过会一定让你神魂颠倒,这不都饥饿过度了吗!老公的水平是不是正常发挥你应该知道,易文一脸好没面子的尴尬尴尬,同时喷射的满足又让他焕然气爽,意犹未尽地纠缠在她身上把手掌捂在她的下面,恶做剧地将那里涓涓而出的液体涂满整个阴部……

  去你的,谁信你,天高地远的,坏事…有没有…啊?

  贺兰娇媚地翻身压到他身上:现在坦白还来的及,她握住他已疲软的小弟弟。
  说啊!『「文闭眼享受着温香软玉,咧嘴不语,你不说………?她伸手挠他腋下,没有啊……不信你待会问阿亮。

  贺兰没问出东西,身体也被易文放了趟鸽子,人有点焦躁,稍显空虚的身体有点紧绷着压在他身上,死死盯着易文恨恨地:想你也不会有。

  易文从她身侧托住她双乳玩捏着她的一只乳头,乳晕很淡,性奋期让双乳更加膨隆,涨涨的拉扯着皮肤能看清上面细细的毛细血管,淡褐色的奶头翘立,因性奋而有点凸显出一种淡淡的粉色,摸着弹性十足。

  为甚不会有呢,易文逗她。

  贺兰侧身躺下来,魅惑地将雪白的腿搭在他身上,一直抬到他胸前:你能找到这么美的腿不?

  易文呵呵地笑着抱住她那条腿,热乎乎的脸有些贱贱地贴着小腿肚舔上去,一路到膝盖那里,牙齿轻轻地咬着膝部的肌肤,贺兰娇喘低声呢喃起来。

  几近小半年没有碰触妻子的身体了,这种娇喘呢喃的刺激很快唤醒了刚才泄漏的肾气,他立马觉得自己蠢蠢欲动了。

  稍换了下姿势,贺兰的穴位便正对着他的身体,他的手在他粉臀托了一把,心有灵犀的身体立马靠上来将他的怒昂吞入……

  许久,瘫软精疲力尽。

  起来了,贺兰悄声地说,但身体依然死死地压在他身上。

  一会带你吃好的,傻小子还没回来,该不会逞能让人给灌倒了,还说要给你接风洗尘。

  算了吧!那家伙没大没小,一会叫嫂子,一会叫我名字,还敢叫我兰兰,贺兰撇嘴。

  哦?他怎么没大没小了?文靠过来逗她。

  去你的,贺兰将身边一只枕头狠狠地捂在他脸山,文不住地讨饶!

  稍倾,贺兰夹住双腿,感觉有东西流出,痒痒的,心里也霍霍动起来,看易文的家伙半软不软地顶在自己肚子上,恶作剧地抬腿跨上去:还要。

  在文准备披挂上阵时,电话响了,文对贺兰撇撇嘴接起电话,是亮来的……
  小子该不会要我来抬你吧!「

  贺兰也能听到话筒里亮在嚷嚷。

  文笑着挂了电话。

  没事吧?

  没事,是一家国营企业的小案子,遇上姓公的,有好处也有坏处,现在吃公家饭的坏着呢哦………贺兰盯着他若有所悟,看得他发毛,你又瞎啄磨,我和阿亮是出污泥而不染!他在她身边躺下来,哎,肖莉有给你来信吗?「

  没有。

  肖莉是亮的前妻。父母都跟她大哥去了国外。有一个童年的小伙伴在她去探亲时对她大献殷勤。加之当时的亮一人在外。两人常年不在一起,正处内心孤独的肖莉动了心。

  他俩真可惜!

  她还没和那家伙结婚吧?

  也没个信,难说。

  哎,你总不至于吧……文调笑道。

  说不准!贺兰回答。

  她一把推倒他,翻身跨到他身上,别动。

  贺兰被开门的声音惊醒,看看身边的文还香酣中,她紧张地摇晃他:嗨,亮回来了文哼哼了一声转身又睡了。

  嗨,开饭了开饭了。

  贺兰听到亮在客厅扯着嗓子嚎叫。

  哦,真扯蛋,我替你去冲锋陷阵拼死拼活的,你在家抱老婆睡觉。

  房里能感觉到亮故意凑到房门恶作剧。

  贺兰忍不住气笑了,狠狠地推醒文,一定要他起来:你听到没,你不烦啊?
  文无奈坐起来气呼呼地开了门:臭小子叫啥?

  贺兰听到亮恶做剧地怪叫了一声:啊?虚脱了?才几点就迷糊了?

  别瞎扯,那两老头打发走了?

  等着开支票吧,亮说。

  贺兰套上衣服走出去,带来的衣服都还在行李箱里,仓促就在柜子里拿了件易文宽大T恤随意套上,确实好像是随意了些,她有点扭捏,但不出来见个面又有点说不过去。

  亮一看到她表情更加夸张:啊,总算见到亲人了。

  还做了个要扑过去的姿势。

  贺兰吓了一跳躲到易文身后。臭小子别发疯了,晚上喝了多少?

  还是象个毛小子,贺兰脸红扑扑的,溜到沙发旁,沙发旁茶几还算整洁,估计是自己要来他们两多少做过些整理工作,她找到杯子,给他们倒了水,自己捧着杯子折腾久了,口干舌燥的,坐到文的身边。

  累吧?亮问,脸上挂着不怀好意。

  去你的!贺兰娇嗔地……

  哎,我又说错了吗?我是说你路上累不累,想什么呢?

  贺兰脸更红了。

  易文咧嘴笑骂他狗嘴吐不出象牙。

  真不识好人心,我就知道干柴烈火碰到一块就会起大火,肯定没时间吃东西,我给你们带了吃的,他站起来走到餐厅打开几个便当袋。

  这套房算是二室一厅的小格局,算是城市里年份较远的小区不过好在地理位置不错,就易文来说两个人租住在这里住宿环境已经算有所改善了,前年都还是和公司员工一起挤在宿舍里,当然那也是在亮公司落难后的一段时间,他为了还贷,当时把两套房全卖了和易文挤到一起。

  贺兰这时倒真觉的饿了。

  亮确实有些醉意,一直耍着嘴皮逗乐,几乎没停下来过,大家都很开心。就象回到了从前,遗憾的是;四个人变成了三个。

  贺兰真吃了不少,笑着说文抠门连饭都不让她吃,这句话又让亮揪着把柄:他那不是要先喂饱自己嘛!

  贺兰红着脸瞥了文一眼,和以前相比文老成了许多。和眼前大大咧咧嘻嘻哈哈的亮性格更加分明了只有他没什么变化,依旧是那副样子。

  闲扯了了一会,文因刚才弄了一身臭汗去卫生间冲凉。

  贺兰想起带了不少亮儿子的照片,便找出来给他。

  亮看到儿子照片,神情有些变了,眉宇间有点伤感,贺兰觉出来故意找出找出孩子做顽皮动作的的照片给他看。

  亮不语,没有直接去接照片,而是伸手握住她拿照片的手,挪过来,看着儿子,轻叹了口气,神情有些无奈……

  贺兰没有将手抽回来,想说什么安慰的话一时没有合适的词语。

  稍后,贺兰觉得有些尴尬,她想抽回自己的手,没想被他握得更紧,竟然没有能抽离他的掌握,她脸赫然涨红起来,原本她对这次这探亲之旅隐隐有点心悸,肖莉和亮的婚姻亮灯之后大家相处也有点小小的尴尬,毕竟不知道说些什么安慰的话才好,再者,是因为易文一直来言语有些不着边际地提到亮,特别最近电话里说话更有些变本加厉好几次她都恼怒起来他才罢休……

  眼下她盯着握住自己的那只手,不由心里乒乒地狂跳起。

  万幸,文从浴室出来了,荷兰趁机抽身逃到沙发另一端,亮有点悻悻开始收拾茶几上的外卖饭盒,贺兰见状忙上前收拾但他坚决不让,红着眼睛说;今天你是客人,今天让我来。

  易文见状有点诧异,看着贺兰努嘴询问,荷兰不知说什么好,悄悄摆摆手。
  回到房间,易文甩掉身上的浴巾,搂过贺兰又准备上下其手,被她推开了,小子怎么了?他问。

  给他看孩子照片了,心里不好受了。

  哦。

  文的一只手摸捏着她的一只乳房,贺兰躲不过索性在旁边躺下来,轻叹一声。
  小子去年去寺庙方丈求过签,说他来年不利,小子压根还不信,说香港的事情都搞定了,应该要改运了,霉运要结束了的,没想后院起火了。

  他今年想做事都被我给冷水泼掉了。

  肖莉这个死丫头也真是的,不声不响那么快,连儿子都留不住她,在学校有时候他儿子明明玩的好好的,突然就会一个人躲到一旁发呆,看了真让人难受。
  你急眼啥?小子人家自己都没怪过她。

  贺兰不语。

  疼!!她半天不说话。

  文恶作剧地狠狠捏紧她的乳头,她不由低呼了一声。

  文拉起她的套头衫,往下扯她的裤子,一条裤腿被扯下去,贺兰还沉浸在亮孩子的忧郁中,完全没有投入兴致,有点不悦地想拉起裤子,但被易文按住身体,又成半起状的器具轻抵在她的洞口,轻轻一挺,由于刚才的分泌身体任然是滑溜溜的,很容易的便进去了……

  哦……贺兰轻吐香兰……

  老婆……易文哼哼着嗯?她不忍扫他的兴,加上他的动作也慢慢将她的情绪慢慢拉回到眼前。

  文欲言又止,狠狠地动作了一番,直让她喘息不止。

 他把她的另一条腿上吊着的裤子扯开掰开她刺条条的双腿让它们大大地展开
  在自己身体两侧,起身俯在她身上,轻缓地动作……

  毕竟此前已经有过几次激烈的过程了,易文没有再大起大落,只是孩子似地在她身体上不忍释手似地撒欢,贺兰娇宠地看着他胡闹,闭眼承受忽而,易文完全停下来,双手捧起她的脸,轻轻地吻了吻她的唇,在她将润滑的舌头吐进来时又立即退开,气息低沉地唤她:老婆……

  嗯?贺兰睁开双眼,目光迷离……

  那个……和你电话里说过的。

  他忽然口吃起来,变得没有底气吾……去你的,贺兰一怔,继而摇晃着想把他推下去,但文紧紧地抱住她,同时给她一阵狂风暴雨般的冲刺……她动弹不了被撞击的气喘嘘嘘。身体开始扭动不由自主地迎合他,一连几个波段的熟悉的节奏下来,她开始有感觉呼吸急促起来,这样下去将很快步入神驰的节奏,她的喉咙习惯性地开始发出低低的哽咽声,可就在这时易文却慢下来下来,最后甚至完全停顿了,只是捧着她的脸,逼着她睁开眼,用目光寻问着她……不……她低语。
  停了片刻,目光继续僵持,他继续询问,贺兰仍然摇摆着头,一头散发晃荡着扫着易文的脸。

  易文有点恼火地将耻骨撞击上去,粗野的连他自己都感觉火辣辣的,一下接着一下,火烫的腔道的似乎被惊醒起来,慢下来开始有节奏地蠕动起来,他变得更加凶猛,一波连着一波就在他体力将尽不可以再继续的那一瞬,他接着问:要和亮吗?要吗?要吗?……

  贺兰的变得紧绷……变得僵硬……继而一阵快乐的波涛汹涌而来,那一片刻的声音如带着密码的超级生物语言瞬间吞没了她的耳膜……我要……我要……她听到自己在叫。

  她尖叫起来……

  易文真成烂泥一团了。

  许久,贺兰狠狠地在他身上捶打,你变态啊!

  文搂起她,紧紧地,让她不能动弹,:老婆,我是说真的。

  她甩开他转过身去,给他一个脊背,不理他。

  易文伸臂过来从后面搂住她,厚颜无耻地贴上去在她脖颈亲吻,也被她一把扭身甩开。

  告诉你,不——可——能!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免责声明:本网站将逐步删除和规避程序自动搜索采集到的不提供分享的版权影视。本站仅供测试和学习交流。请大家支持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