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影院,黄色成人电影,日本成人电影,成人电影,伦理电影,伦理小说,伦理文学,偷拍自拍,成人图

【走出田菇乡的女人】(06)【作者:xiaoxubur】


喜欢的话,请点击 →_→ 谢谢支持!

字数:5711

                (6)

  妈妈被标哥干过以后就经常有事没事被他叫出去,我周末从学校回到她的公寓她总是不在家,开门的总是老陈叔的舅舅雄哥。

  这天我又见到雄哥打开门让我进来,「成子,你妈早就出去了,这今天想她了吧,她和标哥打的火热,我都一直替她瞒着你老陈叔。」

  我对他说:「还不是你找她去救狗屎哥的。」

  「也对是我的错,所以我们大家都不要说出去。」雄哥惭愧地低下了头。
  我问他:「我妈在哪呢?」

  雄哥告诉我在一个中学的校门口附近的网吧里,雄哥告诉了我地址我就去找她了,坐了好几站车来到中学门口,今天是周末所以门口人比较少,我发现旁边一条窄小的街道就走了进去,里面不远处就有网吧,妈妈和标哥刚好搂在一起从对面的饭馆出来朝网吧大门走去,妈妈靠在他的怀里显得很亲热的样子。

  我正要不紧不慢地走过去忽然一群穿着便装的高中生把我拦住,「小子,有没有钱?」

  我把他们的手推开说:「走开,别拦着我。」

  这时一群人就推搡着我到阴暗的拐角处,七八双手就上来把我制住,口袋让他掏出钱包和手机来。

  「我告诉你们标哥认识么?」我集中生智连忙喊出来。

  「标哥你也乱喊,信不信我揍你。」一个比较凶狠健壮的混混生气地朝我喊。
  「标哥在网吧里,你把我带过去。」

  他们听我说完就架着我的胳膊拉到网吧,走进去以后我看见标哥正搂着我妈在最里面玩游戏,带头的混混就跑进去和他打招呼,标哥和我妈抬眼看了一眼我,妈妈赶紧起身跑过来把那群小混混推开,然后走回到标哥身边把那个带头的扇了一巴掌。

  「大嫂对不起。」小混混捂着脸不敢抬头。

  「我儿子这么老实你还敢打他。」妈妈又用红色高跟鞋朝他腿上踢了一脚。
  「好了,好了,他也不认识成子么。」标哥扶起坐在地上的小混混,「他叫黑子,是我的跟班,你给个面子吧。」

  小混混站直了以后和妈妈差不多高,用炯炯有神的眼睛看着她说:「大嫂对不起,我下次就知道你儿子了,我叫黑子,今天很高兴见到你。」

  妈妈拍拍他的脸说:「以后叫兰姐,别大嫂大嫂的那么紧张,你也没事吧。」
  「大嫂我没事,谢谢大嫂关心。」

  「都说了叫我兰姐。」

  黑子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

  「你到这来干什么来了?」妈妈接下来转身问我。

  「我好久没见你了,雄哥叫我到这来找你。」我让妈妈拉着我到网吧大厅的沙发坐下之后慢慢地说。

  她焦虑地摸着我的胳膊,刚才被那些人拉拽得还有些红印子。「你在宿舍好好待着不就行了,来这里不方便的,这里很乱。」

  「有你和标哥在我就不怕。」

  「标哥也不是什么好人。」妈妈对我小声说了以后就拉我起来走到标哥身边对他讲,「你看你的手下干的,我要你给他买件新衣服。」

  我听着妈妈像撒娇一样地讲着话,就明白他现在和标哥混熟了。

  「好的,好的,待会儿就去。」标哥继续玩着电脑。

  我走到网吧门口透透气,偷偷听到黑子给他的兄弟说:「兰姐就是标哥新操的女人,真的好性感,我刚才看她的奶子真想搓一下。」

  我走过去让黑子他们发现我,黑子把刚才在妈妈面前温和的样子收起来然后走到我面前说:「小子,你挺有福呀,你那个骚货妈妈让标哥操上了,标哥半年就换一次女人,到时候我看你妈怎么办,你要是敢惹我的话我到时候到你们学校找你去。」

  「那你想怎么样呢?」

  黑子说:「标哥玩腻的女人我们是都可以上的,到时候你妈乖乖地让我玩,我就不找你麻烦了。」

  我生气地说:「你比我还小,我妈是不会看上你的。」

  黑子故意在网吧门口看看我妈,然后对我说:「那就要看我的本事和你妈的福气了,这几天标哥有事会去别的地方,我要想办法好好接近一下你妈,你可别给我找事。」

  黑子拿出个刀子顶在我的肚子上说:「我也经常换老大,如果有人坏了我的好事,我就啥也不管。」

  我觉得他是在吓唬我,因为标哥很厉害我是见过的,我猜想他无非就是看到妈妈想尝点甜头,我今天是来找妈妈玩的,也不想把气氛搞坏,所以就说:「黑子快把刀收起来,待会儿让我妈看见了,你和标哥混好了自然就会有好结果,你不是说他玩我妈半年就不要了么,到时候你再上她。」

  「对呀,就是的,但是你妈这么漂亮恐怕他会玩久一点那我就着急了。」
  我对他说:「我和你进去,让你今天跟着你的兰姐转转,先交流一下感情不就行了。」

  黑子激动地说:「谢谢你呀,成子哥。」

  我和他走进去以后标哥和妈妈也玩完了游戏,标哥对黑子说:「我和你大嫂去给成子买衣服,你也跟过来帮着拿东西,完了以后给送到我家,我待会有事要出去,今天晚上大嫂和成子出去吃饭,你在街道上看着点别出事。」

  黑子说:「没问题老大,大嫂和成子的安全包在我身上。」

  「叫兰姐就行了。」妈妈紧搂着标哥的胳膊说。

  我们一块儿去商场买了件我穿的衣服然后妈妈就去挑了好几件内衣睡衣,标哥又给她买了裙子,黑子一直在后面帮着我们拎包。

  从商场出来标哥开车把我们拉到他家楼下然后就让我们两上楼去,黑子也跟着拿包上去。标哥住的地方整条街都是洗浴桑拿理发店,穿得性感暴露的女人在周围走来走去,一些色眯眯的猥琐男人也在街上闲逛。他们看见妈妈走过来了还要上去搭两句话。

  「小兰,标哥又给买那么多衣服呀?」一个中年男人朝妈妈说着。

  「对呀,张伯忙着呢。」妈妈开心地和他讲话,然后朝标哥住的二层楼走去,楼下是一个小超市。

  我看见张伯走进了超市的柜台,然后妈妈告诉我他是超市的老板也是标哥的房东,在楼梯上我跟在她的后面看见牛仔裤里的大屁股被勒得紧紧的。

  「今天妈妈穿的什么内裤?」我不禁在心里暗想。

  黑子在后面跟着我们走进了家里,妈妈把红色高跟鞋脱掉在门口,继续穿上高跟拖鞋在房里咔塔咔塔地走着,高挑的大腿修长丰满。

  我把窗户打开走到阳台望着楼下的街道,小超市就在下面。

  这时张伯抬头看见我,「给你妈说我待会儿送啤酒上去。」

  「好的。」我转身进了房间来到妈妈的卧室门口,我想直接进去又碍于黑子在这不想表现的太色。

  黑子已经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休息,妈妈的卧室里传出翻看纸袋的声音,我就在门口说:「妈妈,待会儿楼下超市上来送啤酒。」

  「知道了。」

  我和黑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这时门铃响了我要去开,妈妈在卧室里喊,「我来。」

  我就看见她穿着黑色长筒袜黑色超薄三角内裤把两个大屁股蛋都露了出来,我和黑子都看呆了。她的上身披着一件吊带蕾丝开口睡衣,红色睡衣黑色蕾丝把胸口遮住,妈妈穿着肉色内衣在里面总算没把我吓到。她像没事地一样打开大门让小哥把啤机箱子送进厨房,妈妈踩着高跟拖鞋跟进去告诉他放哪,我在客厅听见里面挪东西的声音又看见她迈着一对丝腿走出来在冰箱里拿了一瓶饮料,弯腰的身子对着我们让我和黑子看见了蕾丝下的乳沟,送货小哥在她身后盯住猛看,我觉得黑色超薄内裤应该把什么都透出来了。

  「谢谢你哦,每次都麻烦你,我这还有一些纸箱子你把它们拿下去吧。」妈妈带送货小哥来到阳台,把堆积的纸箱子拿给了他。

  小哥抱着纸箱子看着妈妈说:「别着凉了,兰姐。」

  妈妈笑眯眯地讲:「怎么会,看你这么热,我怎么凉?」

  小哥擦了下脸上的汗,低着头走了。

  黑子在客厅里对妈妈说:「大嫂你多穿件衣服吧,我不好意思了。」

  妈妈坐在躺椅上翘起大腿说:「这是在我家里,我自然要穿的舒服一些,标哥要在这也不会管我的。」

  「不好意思,大嫂你随便。」

  妈妈对他说:「不是让你叫我兰姐么。」

  「大嫂我不敢,还是大嫂好一点。」

  妈妈自顾自地玩起了手机,过了一会儿一个电话响了起来她神秘地走进卧室关上了门,我趴在门上听到她在里面说:「好的,我今天晚上过去,你让他等着我。」

  妈妈打完手机就出来到厕所洗澡,我乘机走进卧室去看她的手机,原来是黎叔打来的。

  「看来妈妈晚上是要去见黎叔。」

  我正这样想的时候黑子走了进来,他对我说:「你妈不是背着标哥找男人吧。」
  我赶紧放好她的手机对黑子说:「没有的事。」

  妈妈今天似乎很高兴在厕所里就哼起了歌,等洗完以后她裹着浴袍出来到卧室换好衣服就带我们去吃饭。

  妈妈穿着一身红色紧身连衣裙,大屁股在修长的大腿上翘挺起来被裙子勒紧,齐腿根的裙子让两条灰丝大腿露在外面闪闪发亮,她的吊带搭在肩膀露出许多白皙的肌肤,豪乳夹在一起秀出来。妈妈穿了双黑色的高跟鞋就和我们出去了。
  在傍晚的时候我们从餐厅出来,她对黑子说:「我要去看个朋友你陪我一起去,成子你回家吧。」

  妈妈叫了辆车把地址告诉司机就让我走了。我对她说:「路上小心点。」
  回到标哥的房子天也就黑了,我打开妈妈的电脑在文件里面找到了很多她和标哥出去玩拍得照片,妈妈还录了很多视频。

  我打开其中一个发现就是在标哥家里拍的,标哥坐在躺椅上看电视,这时妈妈从卧室里走出来全身赤裸什么也不穿,她一把躺进了标哥的怀里让他在身上随便抚摸揉搓。

  标哥捏着她发褐色的大奶头在攥动,手掌托起豪乳捏了好几把就沿着肚皮摸到腹股沟里面,用手指抠挖起来。妈妈这阵子和标哥待的阴毛也长了起来,郁郁葱葱的阴毛乌黑发亮地被手指拨开,大腿叉开的妈妈在他怀里把脚翘到椅子扶手上,任由标哥往发胀的阴唇里推挤,妈妈的腹部在蠕动显得很惆怅,标哥又托着她的屁股把肉棒在臀沟里,妈妈显的很开心的模样。不一会儿在她抽搐的蠕动下两股之间兹出了淫水,标哥满意地把手指放在她的嘴里,妈妈慢慢地吸允起来。
  我又点开了个视频竟然是她在厕所里洗澡的画面,妈妈站在窗户里面让喷头对着自己的上身哗啦啦地冲洗,短头发上抹着洗发水在轻柔,她揉着自己的肩膀来到乳房把它们夹起来搓着。

  镜头是窗外拍的,我立刻走到厕所发现喷头下的窗户正对着一栋老式居民楼,我往对面看去原来对面二楼的窗户摆了几张床和桌子像是一间宿舍,里面挂着刚才送货小哥的制服。

  「原来他在对面偷窥妈妈,可怎么能在她打电脑里,看来是妈妈默许的。」
  一边想一边打开下个视频,这里面是标哥躺在床上全身大汗,他笑着对镜头说:「来,过来把她舔干净。」

  妈妈在他身边畅快地喘着气把大腿从被子下叉开,淫穴在敞开的阴唇里就露了出来,精液从蜜缝里流出来,镜头里伸进半个脸就开始舔着,我看很像那个送啤酒的。

  我赶紧从妈妈的衣柜抽屉里找到了一条蕾丝三角内裤,正要套在鸡巴上的时候却想到这是干净的而且放在上面妈妈可能很快就会穿,所以我就打开另一个抽屉把一些压在内衣下的丝袜抽出来,找了条褐色长筒袜,我没发现与它配对的另外一条应该是妈妈经常不穿的。于是我就把它套在鸡巴上坐回电脑,一边看妈妈的骚穴被人舔得干干净净,一边把精液射在丝袜里面。

  再开一个视频让我惊讶起来,竟然是黎叔在后院干妈妈的场景,他们俩在露天的草棚下面就那么猛烈地干着。

  当时我在偷看的时候竟然还有别人在拍,黎叔竟然认识标哥,那妈妈现在去见他还要黑子陪着干嘛?这些视频拍出来都给谁看?

  我带着疑问关掉了电脑,走回另外一间房,躺在床上想起来。

  等我再醒来已经是半夜了,是外面客厅的声音吵醒了我。

  我悄悄爬起来走到门边,听见妈妈在外面和黑子讲话。

  「你们父子两真能玩,黎叔有你这么个厉害的儿子,真是累死我了。」
  「大嫂你的功夫也不错呀,让我爹泄了好几次。」

  我又听见妈妈说:「还大嫂,他都睡着了,今天你还挺会演戏的。」

  黑子又说:「成子睡着了么,我进去检查一下。」

  「哎,不行,别开门。」

  我听见妈妈的阻挠赶,紧爬上床盖好被子。

  门被他们打开以后就觉得有人轻轻地走到我床头,感觉是黑子的气息在我枕头边发出。

  妈妈的脚步声在床尾响起来,她小声说:「出去吧,他睡着了。」

  黑子说:「我还憋着最后一股劲没用呢。」

  我就感觉到在床边有人被拉扯着压了下去,床沿开始发沉晃动。轻微的喘息声从黑暗里响起,妈妈欢快的低吟在我耳边发起,我悄悄睁开眼看见两个人在床边有节奏地蠕动,妈妈的双胸被紧紧握着,黑子的身躯快把她压在我的被子上了。
  这时妈妈挺起身站直了让他操,一只手压着自己骚穴的位置让小腹平展地接受着阴茎的抽插。

  妈妈的一条腿踩在我的床边,腿根叉开好让鸡巴插的更深。

  「哦……黑子……你太……能……干……了……」

  娇羞的呻吟让黑子加快速率把她摁倒在床尾,我的脚都碰到了妈妈的奶头,酥麻的感觉伸到心口。黑子挺起腰板把妈妈的丰臀扒开猛操一顿,抖动的身体在她屁股后面抽搐。

  「全……射……进……来……我……们……去……洗澡……嗯……」

  黑子把出鸡巴搂紧妈妈一阵猛亲,黑暗里两个躯体紧贴在一块儿。妈妈抱住黑子的后背把腿缠在他腰间,黑子就这样走出了我的房间。

  等到隔壁厕所的门关上我就爬起来走到外面透了口气,厕所里传来两人的打闹的声音然后水流就哗哗地响起。

  「他们至少也要二十分钟吧。」一边这样想一边又来到妈妈的卧室,床单上铺着刚才那件裙子,裙子里面有两个乳贴,床单上还有一条绿色蕾丝丁字裤,但我却没发现她的那条灰色丝袜。

  「难道是刚才丢在我房间了。」我又回到房间也没有发现,等他们洗完澡从厕所出来就听见卧室的门关上,我来到客厅看见卧室门缝里的亮光,然后在热气腾腾的厕所里面发现沾满精液的灰色丝袜挂在衣服篮子外面,我走过去拿起来摸了摸有点潮湿,精液流在腿根里面骚水在裤裆可以闻到,看来妈妈就是穿着丝袜让黑子操的,都撕扯烂了。

  我想让他们知道我已经知道昨天晚上的事了,我也要知道黎叔是不是认识标哥,所以我拿起丝袜就回到房间搭在椅子上,打开门就回床上睡觉。

  第二天我起来以后发现黑子在客厅吃早餐,然后妈妈从厨房探出头来告诉我,「成子,你先去洗漱,然后来吃饭。」

  我从厕所出来以后她已经把饭端了上来,吃到一半的时候才发现妈妈穿着连体丝袜系着围裙坐在我对面,褐色连体丝袜把身上包裹得荧光发亮,领口有乳沟露出来。妈妈的奶头上贴着乳贴,酥胸没有乳罩的保护显得依然坚挺圆滚。
  「妈妈黑子在呢,你穿多一点行么?」

  「黑子比你还小,没关系的。」

  我本想当面揭发他们但是又觉得先吃饭再说,吃完饭黑子就跑到楼下,然后妈妈解掉围裙露出褐色大屁股,大屁股上的黑色丁字裤遮不住阴毛让它们被丝袜压扁,腿根的熟肉并在一起显得丰润淫荡。

  我不敢再看下去,可是她走过来指着我房间里的丝袜说:「成子,你是不是喜欢玩我的丝袜。」

  我被问得非常尴尬,可妈妈接着说:「你这么大的孩子有这种心理很正常,妈妈那条袜子反正也破了,你就拿着玩吧,我今天穿得这身就是专门给你看的,好看么?」

  「好看,妈妈穿上真性感。」

  妈妈听了以后高兴地说:「成子你昨天晚上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我看妈妈态度这么好,就说:「没有,我睡得很死,袜子是快天亮的时候拿的。」

  「没关系,我就是随便问问。」妈妈回到卧室穿了条短裤出来,接着对我说:「成子你知道黎叔么,黑子是他儿子,今天黎叔来找他玩请我们也去,待会儿我们就去街上和他们转转好么。」

  「行吧。」我也想看看妈妈和他们有多亲热。

  「那好,我去穿衣服,咱们现在就走。」妈妈走进卧室穿了件短袖就跟我出去了。



喜欢的话,请点击 →_→ 谢谢支持!


[ 本帖最后由 微嗔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微嗔 金币 +5 感谢分享,论坛有您更精彩!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免责声明:本网站将逐步删除和规避程序自动搜索采集到的不提供分享的版权影视。本站仅供测试和学习交流。请大家支持正版。